盈利項目推薦

坐擁100億市場,卻一直被吐槽,服務機器人何時能從“智障玩伴”變為“智能助手”?

去年,服務機器人大多還只是展會上的一個產品,僅有少許走進了人們的家庭生活。那時,人們見到它們的第一眼,多是以一聲驚奇的“哇”來開場。

今年,除了家庭,酒店、機場等多種場景中也出現了服務機器人的身影。此時,人們多只是習以為常的進行咨詢等相關操作,間或偶爾評判一句“人工智障”。

將近一年的時間內,從新鮮到習以為常,從驚奇到偶爾的吐槽,在較為淺一些的層面上,服務機器人產業的變化是顯而易見的。而在更深層次,我們見識到的則是更具意義的變化與升級。

坐擁100億市場,卻一直被吐槽,服務機器人何時能從“智障玩伴”變為“智能助手”?

市場需求增大,服務機器人產業規模持續增長

如果要進行分類的話,服務機器人一般分為個人/家用服務機器人和專業服務機器人,前者包括我們日常在家庭中所見到的掃地機器人、兒童教育機器人等等,而后者則更垂直于領域,像迎賓機器人、醫療機器人、安防機器人等等。

伴隨著語音識別、計算機視覺等人工智能技術準確率的提高,以及它們在服務機器人身上的一個更好地融合,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正在被服務機器人所“侵蝕”。同時,這也說明了服務機器人在B端、C端市場的一個需求量之大以及速度的增長。

據相關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服務機器人市場規模已經達到了72.9億元,同比大幅增長44.6%。

坐擁100億市場,卻一直被吐槽,服務機器人何時能從“智障玩伴”變為“智能助手”?

到了2017年,根據Analysys易觀發布的《中國服務機器人市場趨勢預測2017-2019》顯示,我國服務機器人的市場預計將達到98.4億元。同時,據其預測,這一數值在2019年將達到151.9億元。

將服務機器人品種進行細分,我們可以更為直觀的看到用戶需求的一個增長。比如醫療機器人,根據國家統計局最新發布的數據,2016年我國60周歲及以上人口23086萬人,65周歲及以上人口15003萬人,而這些數值在今年只會增加、不會減少。從這些數字中,我們看到的是老年人群體的繼續擴張,而在這背后,他們對于醫療機器人的需求也一樣的在持續上漲。

坐擁100億市場,卻一直被吐槽,服務機器人何時能從“智障玩伴”變為“智能助手”?

去年,在AlphaGo的推動下,人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人工智能技術的“魅力”和“實力”,才有了后面服務機器人大舉進入家庭、辦公、醫院等多個場景的現象。如今,將近一年的時間過去了,雖然服務機器人在過程中或多或少的也有些小毛病,但在用戶需求、未來趨勢的推動下,其產業規模正以一種平穩的速度持續增長。

坐擁100億市場,卻一直被吐槽,服務機器人何時能從“智障玩伴”變為“智能助手”?

理念升級、基礎功能多樣化,服務機器人經歷了一場“蛻變”

去年的一些展會上,我們見到了形色各異的服務機器人,像小體格的兒童教育機器人、掃地機器人,或者是中等身材的送餐機器人、仿人機器人等。而在今年,我們可以注意到,一些機器人已經銷聲匿跡,被一些“新面孔”所取代。當然,這些都是表面上的一些變化,在更深層次,服務機器人正在“潛移默化”的發生著一些變化。

坐擁100億市場,卻一直被吐槽,服務機器人何時能從“智障玩伴”變為“智能助手”?

身兼多職,“標配”服務更為多樣:在功能上,因為專業服務機器人是垂直于行業的,以此它們所提供的服務相對而言是單一的、專業的。相反,個人/家用服務機器人是針對消費者而設計的,在功能上顯得更為多樣。

不過,與2016年相比較,我們可以明顯的感受到,服務機器人的功能變得更為多樣,甚至一些功能已經成為了一種“標配”。

以家庭陪護機器人為例,去年,這方面的廠商多是把目標放在“兒童教育”上,因此服務機器人在體驗上更像一本百科全書、一個陪同學習娛樂的玩伴。經歷了一個節點之后,廠商的目標范圍逐漸擴大,所打造的服務機器人也在向“平臺”進行轉變,智能家居控制平臺就是其中之一。

“機器人就是一個平臺型的產品,人們可以在上面實現各種功能,或是加入各種功能模塊,這是令它成為智能家居入口級產品的特點。而在未來,機器人更多的是擔當一個智能管家、智能助手的存在。”游爾機器人創始人兼CEO孔祥戰稱。

基于這一趨勢,再加上用戶需求的推動,如今,“智能家居控制中心”已經成為了家庭陪護機器人的“必備”標簽。此外。安防等亦成為了服務機器人所必須具備的功能。

坐擁100億市場,卻一直被吐槽,服務機器人何時能從“智障玩伴”變為“智能助手”?

以往是“大雜燴”,現在是以“用戶價值”為主導:“服務機器人從2016年到2017年,有做的好的公司,也有做的不好的公司。在做的好的公司那里,他們的‘轉變’是從原來做一款由技術定義的產品,轉向做一款由產品來定義的產品。”圖靈機器人聯合創始人郭家表示。

具體上怎么說呢?郭家解釋,以往,機器人廠商只是把語音識別、計算機視覺、語義分析等人工智能技術做一個堆積,也就是將這些技術單純的在一個機器人身上進行堆積整合。這樣做的結果就是機器人不能體現出自己所能帶給用戶的價值,僅僅只是能聽會說,也會看,這背后并不具備所謂的價值。

如今,多數廠商正在轉變以往的產品思路,從簡單用技術堆積產品,轉向為從用戶需求、使用體驗等多個角度出發來進行思考,從而打造出能給用戶創造價值的服務機器人。“2016年更多是讓整個市場認識到有機器人這一類產品。而2017年更多是滲透到各行各業進行實際場景的應用探索及體驗打磨。”NXROBO創始人林天麟表示。

坐擁100億市場,卻一直被吐槽,服務機器人何時能從“智障玩伴”變為“智能助手”?

技術無實質革新、產品參差不齊,一些“疑難雜癥”依舊頑強存在

當前,越來越多的機器人走入了大眾的視野,在商用場景下,服務機器人身擔咨詢、指引、運送等多種職責,而在家庭生活等消費級場景下,服務機器人則扮演了玩伴、看護人等多樣身份。

根據對多位業內人士的采訪,我們了解到,嚴格來說,從去年到今年,服務機器人在技術上尚未取得質變的進步。這也就意味著,經過一個節點的時間,在進步的背后,遺留問題也是存在的。當然,關于遺留問題,技術還只是其中之一。

技術在提升,但并沒有革新性的進步:語音識別、計算機視覺、深度學習算法……這些都是我們現在所常見的、已經在服務機器人身上大肆運用的技術。借助于這些技術,我們能夠與服務機器人進行口頭和肢體上的交流,相反,它們也能夠聽取并執行人們所下的指令。

目前,在算法等軟性技術的研發上,廠商們將主要精力投放在了“如何進一步提高識別的準確率”上。如果將技術分開來看,MegaFace、LFW(Labeled Faces in the Wild)等國際測試已經讓我們看到了圖像識別等技術的準確性,不過,在具體的實際應用中,對于如何將各種技術糅合在一起從而達到打造更好的用戶體驗這件事,多數機器人廠家還需要進行一番思考。

坐擁100億市場,卻一直被吐槽,服務機器人何時能從“智障玩伴”變為“智能助手”?

圖 | 機器人零部件成本占比

至于硬件技術當面,用郭家的話來說,今年、去年甚至是5年前,硬件技術上都還沒有出現特別大的飛躍。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在核心零部件的制造上仍相對落后。據相關數據顯示,在伺服系統、運動控制系統、精密減速器這服務機器人三大核心零部件上,我國目前仍然是主要依賴于進口,其中高端零部件部分進口比例高達70%到80%。

坐擁100億市場,卻一直被吐槽,服務機器人何時能從“智障玩伴”變為“智能助手”?

圖 | 機器人核心零部件制造情況

市場尚未成熟,產品參差不齊:以目前普及度最高的掃地機器人為例,科沃斯、極思維、小米……據不完全統計,包括組裝在內,國內有在做掃地機器人的廠家不下百家。而在這之中,又有多少家的產品質量和用戶體驗是可以過關的呢?

iRobot公司CEO科林·安格爾曾表示,要達到好的使用體驗,對產品本身技術層面有許多要求。然而,目前市面上擁有一些造價較低、質量不高、掃除效果不徹底、體驗不佳的產品。新用戶在最初體驗時選擇了這類低端產品,就容易形成失望感。

其他服務機器人亦如此。因為市面上產品的參差不齊,用戶極有可能買入體驗感不佳的產品,隨之而來的是用戶對此產品、甚至是這類產品的失望與抗拒。長此以往下去,最終受影響的只會是整個服務機器人產業,其發展進程或將受到阻礙。從一方面來講,這也反映了國內服務機器人市場的不夠成熟,針對這個問題,市場需要一個“絕對”的標桿,用以對各類服務機器人產品進行多方面的評估,給予一定的限定,而不是任由事態繼續加重。

結語

今年,“人工智能”被首次寫進了政府報告,體現出了國家對于這一產業的看重。作為其中的一個重要分支,相比于工業機器人在國際上的有所成就,還處于發展初期的服務機器人還需要多加磨練。

從去年到今年,越來越多的服務機器人開始“嶄露頭角”。不可否認,相比于往年,它們在某些方面體現出了服務機器人產業不斷進步、欣欣向榮的一種情勢,而在背后,一些遺留問題的解決仍然需要繼續思考。

轉載36氪:http://36kr.com/p/5098989.html





精准一马中特